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防疫不力失民心 安倍晋三支持率跌至29%创新低-中国之最

防疫不力失民心 安倍晋三支持率跌至29%创新低

防疫不力失民心 安倍晋三支持率跌至29%创新低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延烧,世界各国领导人领导抗疫支持度几乎都上升,不过,根据日本最新民调显示,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仅剩29%,是安倍晋三自2012年12月首次连任后的新低。另外,安倍的不支持率为52%,超过半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图/翻摄自推特)《朝日新闻》23日、24日针对安倍政府满意度进行全国电话民调,其中安倍政府的支持率仅剩29%,不支持率为52%,超过半数。其中,男性受访者中仅33%表态支持安倍,女性受访者中仅25%支持安倍政府。另外,安倍政府在「50岁以上未满70岁」的女性受访者中支持度不到20%,有将近70%的人表态不支持。根据民调显示,安倍自2012年12月首次连任首相至今,支持度首度跌破3成。安倍晋三2018年3月与4月曾因森友学园与加计学园丑闻,导致民调支持率暴跌剩31%,如今防疫失职,支持率更是直接跌破30%,来到29%。至于武汉肺炎针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政府的应对措施,有48%的受访者表示,对首相安倍晋三的信任度下降,45%的受访者表示不变,另外有5%的受访者表示增加了对安倍的信任度。另外,日本每日新闻表示,安倍民调大跌,原因和安倍的「爱将」东京高等检察厅检察长黑川弘务,防疫期间在家中聚赌的争议有关。日本资深议员表示,内阁支持率跌破三成,象征「已进入执政危险水域,不支持率上升十九个百分点也是非常棘手的情况」。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视频加载中防疫不力失民心 安倍晋三支持率跌至29%创新低,请稍候...

    回复
    • Brad Bukovsky

      原标题:防疫不力失民心 安倍晋三支持率跌至29%创新低一文了解2020年中国泛在电力物联网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分析 国电南瑞是龙头【组图】

      回复
  • Brad Bukovsky

    财联社(上海,防疫不力失民心 安倍晋三支持率跌至29%创新低编辑 黄君芝)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新冠疫情引致的经济危机暴露并加剧了原先就存在的金融脆弱性,而这种脆弱性是在长达10年的低利率和高波动性的环境下累积起来的。报告着重列出了三个潜在的薄弱环节:全球信贷市场的高风险部分、新兴市场和银行。IMF指出,如果当前经济收缩比预期更久或更深,由此导致的金融状况收紧可能会被这些脆弱性放大,造成更多的不稳定,甚至是一场金融危机。高风险企业信贷市场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信贷市场的高风险领域快速扩张。潜在脆弱性包括,借款人信用质量下降,信贷发放标准放宽,投资基金组织面临流动性风险,以及相互关联性增强。从积极方面看,IMF指出,投资者使用借入资金投资于这些市场的现象已经不那么普遍,并且,银行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大量涉足杠杆贷款和高收益债券。十年前,这两个因素对引发全球金融危机都起了作用。在一些细分市场,投资者撤资的风险有所减弱,因为私人债务市场和贷款抵押债券市场中普遍存在长期锁定资本。而在严重不利的情景中,高风险企业信贷市场中的总体银行损失应该是可控的,尽管少数大银行的损失可能相当大。然而,非银行金融机构可能遭受更大损失。鉴于非银行贷款人在这些市场中所起作用更大,这可能损害信贷供给,导致更长期、更严重的衰退。报告指出,政策制定者应果断采取行动,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 ,支持为企业提供信贷。在截至今年3月末的短短几个月中,高风险信贷市场的价格跌幅约为整个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下跌幅度的三分之二(其中部分损失近期已经弥补回来)。与此同时,各高风险信贷市场之间的互联性可能引起了市场动荡。 对现金的广泛需求引发了抛售压力,共同基金遭遇了大规模资金流出(尽管最近流出量减少或出现资金回流)。IMF指出,监管机构应鼓励资产管理公司采取审慎做法,利用所有可用的流动性管理工具应对这些风险。IMF强调称,一旦危机结束,应当对市场动荡的原因及其背后的脆弱性进行全面评估。例如,政策制定者应考虑,鉴于非银行机构在高风险信贷市场中的作用扩大,是否有必要将其包括在监管范围内。特别是,考虑到非银行机构市场具有全球性,应该制定对这些机构进行宏观审慎监管的框架,并扩大宏观审慎工具箱。剧烈变化的证券投资流动 报告指出,自疫情暴发以来,流出新兴市场的资本超过 100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资本外流量的两倍(相对于GDP)。尽管外流数额已经减少,但这种急剧的波动凸显出管理剧烈变化的证券投资流动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对金融稳定可能构成的风险。利率长期走低促使借贷双方都承担了更大风险。证券投资资金因此大量涌入风险更高的资产市场,导致债务不断累积,且在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还导致资产估值过高。结果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这些国家更加依赖外国证券投资。IMF的研究分析表明,相比正常时期,资本异常流动时期的债券和股票投资流动对全球金融环境的敏感程度要高得多,而本国基本面(如经济增长、外部脆弱性、国内金融市场深度等)对股票和本币计值债券投资流动的影响相对较大。此外,若一国本币债券市场深度不足,当外国投资者大量参与该市场时,会大大增加债券收益率的波动性。IMF认为,新兴市场应允许汇率贬值,以此管理外部压力。如果汇率变动变得无序,当局应考虑干预外汇市场。在资本大量流出时,可能还必须采取临时性的资本流动管理措施。主权债务管理机构应通过制定应急计划来解决外部融资渠道有限的问题,为更长期的融资中断做好准备。银行业面临盈利挑战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若干发达经济体的银行部门面临盈利能力持续走弱的挑战。在这一期间,尽管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对维持经济增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而支持了银行利润,但极低的利率也压缩了银行的净息差(即从资产获得的利息与为债务支付的利息之差)。IMF指出,除了新冠疫情给银行带来的紧迫挑战外,利率持续走低可能在今后若干年内给银行盈利能力带来进一步压力。报告指出,在任何一个动态经济体中,健康的银行都发挥关键作用,这对于金融稳定至关重要。银行若不能创造利润,就不太可能为家庭和企业提供贷款和其他金融服务,使得经济缺乏亟需的信贷。 IMF的研究显示,9个发达经济体的银行业直到2025年都难以盈利。IMF认为,新冠疫情是对银行韧性的又一次考验。一旦与危机有关的紧迫挑战消退,银行可采取增加收费收入或削减成本等措施来缓解利润压力,但要完全消除这一压力,难度可能很大。IMF警告银行不要为了弥补利润而过度承担风险。报告指出,政策制定者必须迅速在以下两方面之间找到一种平衡:一是维护金融稳定和金融机构的稳健性,二是支持经济活动。面对盈利压力,IMF建议银行停止股息派发和股票回购。报告指出,未来几年,当局将需要解决银行面临的一系列“结构性”挑战。例如,金融部门当局在作出决策和评估风险时,应考虑低利率的潜在影响。监管资本规划和压力测试应包括“利率在更长时间内处于更低水平”这样一种情景,并且应当对这种环境下业务模式的稳健程度进行评估。监管机构还应保持警惕,防止任何可能削弱银行部门韧性的过度风险累积。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西晋第一个皇帝|历史故事|面积最大的湖泊|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清朝第一位皇帝|阴兵过路|中国真实灵异事件|越南乳瓜|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灭绝动物|雍正有几个儿子|极速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分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彩神8-永久网址0748.cc|重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北京pk10-复制打开0748.cc|幸运快三-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